凤桐科技
新浪微博
微信公众号
手机网站

最新资讯


无数人的汗水,

成就一部电影,

但被记住的往往是少数。


分镜师张一鸣


一部《战狼2》,

燃爆了我们的夏天。

上映15天,

累计票房已经达到了39亿





在这部现象级电影一帧一幕的背后,

除了刷爆朋友圈的吴京,

还有一群默默奉献的人值得我们关注,

其中就包括了《战狼2》的分镜师,

中国美术学院研二学生:

张一鸣。





张一鸣,

山东烟台人,

一个90后阳光大男孩。





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,

并非天资超人一等,

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。


6岁时,张一鸣就开始在当地的青少年宫学习简笔画,11岁,正式进入画室跟从老师学素描,开始了基础造型训练。





步入青春期后,

张一鸣开始接触日本动漫,

他最喜欢《圣斗士星矢》和《风云》,

曾临摹过无数张《风云》的场景,

那时候,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漫画家。









坚持不懈的人不会被梦想辜负,后来,张一鸣如愿考入了中国美术学院影视与动画艺术学院,师从刘智海教授。


在美院,张一鸣是一枚妥妥的学霸,不仅是班长,也是学生会主席,奖学金更拿到手软。





但如果你以为他只会学习,

那就大错特错了,

厉害的人玩什么都有模有样,

健身、赛车、搏击、吉他...






有时候,

还会客串一把,

过一过演员的瘾。






“说起入行,还是一个很奇妙巧合的经历。”张一鸣说,“当时是2015年9月,我突然收到本科好友金超凡从英国发来的微信,接手了人生第一部影片的分镜,因此也进入了这个行业。”


这部影片就是《烽火芳菲》,但据说至今该片卡在广电仍未上映。





之后,

他又画了张智霖、

梅婷演的《京城81号2》。





2016年5月,

导演侯爵要拍摄一支广告片,

广告男主角是吴京,

分镜师就是张一鸣,

当时吴京无意中看到了,

张一鸣的分镜头脚本,

觉得他硬朗、清晰的绘画风格,

十分适合《战狼2》。





那一天,

张一鸣刚刚忙完美院毕业展,

突然收到侯爵发来的微信,

“京哥要你的电话。”


正当他感到疑惑之时,

一个北京的电话打了过来,

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吴京的声音,

开口就是:“张老师好!”

张一鸣当场就愣住了,

下意识的回了一句:

“吴老师好!”


一番解释后,

原来是想邀请他参加,

《战狼2》分镜头故事板的绘制。





在吴京的想象里,

这位分镜师肯定是一个“老司机”。

因为从分镜画面来看,

层次明确、造型准确、镜头感强,

这种水准,

没有个二三十年从业经验,

是拿不下来的。


挂完电话,

两人互相加了微信,

这时吴京才知道,

“张老师”居然是个90后。





直爽的吴京感染到了张一鸣,

当天挂断电话后,

他就买了机票,

第二天飞到了北京。





初到公司报道,

张一鸣被暂时安排在会议室,

因为赶路有点累,

他在一旁休息,

恍恍恍惚惚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,

轻快而稳重,

张一鸣下意识想到:

“京哥来了!”


真的是他,吴京进门后,

简单处理了些事情,

紧接着,走到张一鸣面前,

握住他的手,说:

“你可算来了!”





简单介绍了情况后,就开始干活了。


张一鸣先跟动作导演Sam碰戏,一边聊一边画,画完Sam直夸:“Good job.”




得到Sam的肯定后,

吴京便找制片跟一鸣签合同,

拿着剧本写了“FOR 张一鸣”递给他,

整个流程一气呵成,

跟吴京性格一样。




Sam是《美国队长1、2》的动作指导,按照美国电影工业的习惯,他没有文字分镜给张一鸣,只有英文翻译成中文的一些片段化的东西。所以这就不会限制镜头的机位设计,给了一鸣足够的创作空间。


事实上,张一鸣也认为那些根据导演文字分镜画画的分镜师,只能说是故事板绘图师,而真正的分镜师,一定要有导演思维。分镜师的工作就是帮助导演设计分镜,而不仅是利用画画功底,对文字分镜进行执行。









有一些分镜是拍前画好的,

但是大多时候,

都要现场临时改。




为了让电影效果更真实、合理,

他们还提前买了很多小坦克摆桌上,

就像孩子们玩游戏一样,

小坦克怎么开,怎么撞过来,

都会事先模拟一遍。




张一鸣解释:“改得多也是因为京哥是真的听我们的,就是在上厕所的时候,他也会忽然问:你觉得有哪些不太对的地方,告诉我,这很重要。


我当时就说冷锋个人的情感部分可能还不是特别丰满,所以后来补充了很多情感镜头,让最后那句充满愤怒的「blood for blood」有了更牢固的感情基础。”





因为是一镜到底,

故事板没办法表现出如此多的细节,

只能通过细腻的文字,

描述来描述这个片段。





说到分镜头,

很多人听说这个词,

可能还是因为姜文的

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

传出来的分镜头草稿。




“我想在这个框里一直画下去,

但不是因为它有多重要,

别人怎么看不重要,

重要的是我不希望,

为了分镜头而去画分镜头,

我享受的是这个创作的过程。”

张一鸣最后说到。





从前,

灯光永远追随着舞台上的明星,

今天,我们应该把这一束光,

送给所有的幕后工作者。





本站关键词:名片设计 名片制作 高档名片  特种纸名片 名片印刷 高档工艺名片 广州名片设计印刷制作  深圳高档名片设计 上海名片设计印刷制作LOGO设计 企业VI设计  品牌创意 广州品尚印象名片LOGO设计 广州品尚印象设计  产品包装设计  包装设计  品尚印象 名片设计 LOGO设计 高档创意名片 名片制作 名片印刷 广州名片 广东名片 上海名片 广州高档名片 广州创意名片设计



在线客服1
在线客服2
在线客服3